女子称被辅警猥亵后强制送入精神病院两个月 警方回应:正调查,涉事辅警已辞职

时间:2023-10-30 阅读:945 评论:0 作者:king

“你看我像精神病吗?”这个问题,李宜雪已经记不清问过多少人了。2022年4月22日,李宜雪被南昌市公安局西湖分局丁公路派出所以肇事肇祸为由,强制送入江西省精神病院,入院后其被诊断为:强迫性障碍、人格障碍,需接受两个月的强制住院治疗。出院后,李宜雪一纸诉状将江西省精神病院告上法庭,控诉其在整个收治、治疗、护理过程中存在医疗过错行为,并要求在法院对自己重新进行精神司法鉴定后,江西省精神病院需承诺今后对自己永不收治。12月6日,该案件在南昌市青山湖区人民法院开庭,在历经两个小时庭审后,法庭宣布择期宣判。报警后遭猥亵在李宜雪看来,自己被强制送进精神病院,都是因为举报了丁公路派出所一辅警赖某。事情还要从2022年3月14日说起。因一起民事纠纷,李宜雪多次前往丁公路派出所寻求帮助,因事情一直没有解决,4月14日,李宜雪再次前往丁公路派出所。“那天正好是赖某上班,他就主动来跟我搭讪,在此之前我不认识他。”次日下午,李宜雪就接到了赖某用其私人手机号拨给她的电话。“他说这个案子要跟我聊一下,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就答应了。”李宜雪称,当时因为疫情,自己住在家附近的一所酒店,本想跟赖某在酒店大堂内约谈,但是赖某却以“人太多,说话不方便为由,要求在房间内见面。”出于对其职业的信任,李宜雪同意了赖某的要求。据李宜雪回忆,当时身穿便装的赖某在进入房间后,先是用十几分钟跟自己谈论案情,随即话锋一转称“你要是我女朋友的话,我就能给你把这个事平了,还用得着整天往派出所跑?”当时,李宜雪并没有接话。“他本来坐在窗户前的凳子上,我坐在床上,他突然冲过来把我压倒在床上,开始摸我亲我。”在呼救无果后,李宜雪称自己要报警,听到这句话后,赖某停止了侵犯。“我拿出手机想报警,他把我手机抢走了,我想出去,他拦在门口不让我走。”李宜雪说,赖某随后跪在自己面前,扇自己巴掌。“他说在派出所看到我的时候就很喜欢我,还说自己多么不容易,有抑郁症等等,开始卖惨,让我放过他。”僵持一晚后,李宜雪坦言:“有点心软了,所以没有选择立刻报警。”据李宜雪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事发后,赖某曾提出用金钱补偿,并且表示“我知道什么是恐惧了”。李宜雪称赖某向她忏悔举报猥亵被强制送入精神病院李宜雪称,自从这次事件发生后,自己每天晚上都会失眠。4月21日晚,因为失眠,李宜雪外出散心。“走到了一个商场,那里有个三层楼高左右的栏杆,我就站在那吹风,保安看到我之后跟我说话,我没理他,他就以为我要跳楼,然后就报警了。”让李宜雪没想到的是,接警的正是丁公路派出所。据李宜雪回忆,没多久便有一辆警车抵达了现场,“下来了四个警察,其中有一个认识我,让我下楼,我没下去。后来又来了一辆警车,人越来越多,我就更不想下去了。”在接受新黄河记者采访时,李宜雪多次强调,自己当时根本就没想跳楼,只是想吹吹风而已。“我跳楼会选择三楼?”“我跟他们僵持了很久,他们一直在劝我,可是我根本就没想跳楼,聊到最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把赖某猥亵我的事说出来了。”李宜雪说,当时在场民警们的第一反应是将执法记录仪关掉,并将保安支走。随后,李宜雪被从楼上拽下并带到了丁公路派出所。在警车内短暂停留后,李宜雪被四位民警送到了位于青山湖区上坊路的江西省精神病院。“四个民警,前面坐了两个,后面我坐在中间,左右各坐了一个。”到达精神病院后,其中一个民警告诉李宜雪只是检查检查,检查完就回去。“没想到他直接给我办了入院手续。”入院后,有医生问了李宜雪两个问题“是否会经常心情不好?是不是经常为一些事情纠结?”李宜雪说,自己当时回答的是有时候会心情不好,有时候会为一些事情纠结导致失眠。随后,李宜雪被抽了血送到了病房。“他们没有经过我家人同意,也没有给我做任何鉴定,就问了我两个问题,直接把我关到病房里了,我想走,两个民警一直拦着我。”因为哭闹,当晚,李宜雪被束缚带绑在床上直到天亮。次日,李宜雪的主治医生告诉她,现在她已经进入为期两个月的强制医疗阶段,“家人也接不走我。”“怎么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李宜雪反复跟自己的主治医生解释,自己是因为举报民警猥亵而被送进来的,自己没病。每次得到的回复都是“这里面的每个人都说自己没病。”李宜雪称自己在江西省精神病院遭受到了非人的待遇。“每天都要服用治疗精神类疾病的药物,只要我不吃,就会被灌进去。最严重的一次,我拒绝服药,被用束缚带绑在床上好几天,每天给我灌药,那些药吃完后我就会嗜睡,手脚抽搐。”据李宜雪回忆,5月下旬,自己多次在病房内晕倒,遂产生了轻生的念头。主治医生因此想对她采取“电击疗法”,但是因为电击得全身麻醉,需要家属签字,“被我爸拒绝了。”李宜雪称这是在精神病院遭到束缚后留下的痕迹6月17日,李宜雪被其父亲接出院。出院后,李宜雪才从父亲口中得知,自己被入院当天,主治医生和丁公路派出所曾先后给其打过电话“说我因为闹事被强制医疗,我能确认的是,我爸从来没有签过任何同意我入院的字。”出院后,李宜雪开始了自己的举报之路。据她描述,她曾多次拨打公安机关的投诉热线,均无果。自8月,她开始在公共社交平台将自己的遭遇发出,随即引发舆论关注。8月10日,南昌市公安局西湖分局督察大队主动找到李宜雪了解情况。随后,赖某因此事被停职调查,于9月主动离职。南昌市公安局西湖分局一工作人员在接受新黄河记者采访时表示,涉事辅警因受到此事影响,精神压力过大,有抑郁的症状,在跟家人商议后,已经主动辞职。目前该案件正由多部门在调查中,已经有了初步的调查结果,但是因为涉及个人隐私,目前不方便透露。该工作人员表示,涉及强奸是不可能的,是不实消息。“辅警目前也已经向法院提交了相关材料,要走法律程序。”而对于李宜雪被强制医疗,该工作人员称民警怀疑李宜雪精神失常,送院检查是事实。“涉及多起自杀,我们送院检查,经过医生问诊,确实有精神异常的情况,所以当时她就被留下来了。”该工作人员强调“我认为派出所把她送精神病院是没有问题的,我们合法合规,把她送到精神病院进行检查,经检查,精神病院认为她确实存在精神方面的问题,进行收治,都没有问题,材料都很齐全。”出院后的维权但在李宜雪看来,相比于赖某,将其强制送入精神病院的民警们还有对其收治的江西省精神病院的行为更加恶劣。出院后,李宜雪在南昌市一所三甲医院的精神科和另外一所精神病专科医院都重新给自己做了鉴定,据其提供的鉴定结果显示“无抑郁症状”“无焦虑症状”。李宜雪说,自己本打算把南昌市所有医院都跑一遍“明明自己没病。”“去做这种检查别人都很奇怪,你没病来测这个干什么?都是有病来治病的。”出院后,李宜雪在其他医院做的检查7月20日,李宜雪一纸诉状将江西省精神病院告上法庭,控诉其在整个收治、治疗、护理过程中存在医疗过错行为,并要求在法院对自己重新进行精神司法鉴定后,江西省精神病院需承诺今后对自己永不收治。12月6日,该案件在南昌市青山湖区人民法院开庭,在历经两个小时庭审后,法庭宣布择期宣判。开庭前夕,李宜雪的爷爷强烈要求要为她提供了“精神状态证明”,据其描述,李宜雪从小由他和李宜雪奶奶抚养长大,“读书时成绩尚可,无不良嗜好,只是性格上偏内向,不善与人交际,朋友不多。但是每到周末都会回来陪我们聊天,是孙子辈中的孩子中陪伴我们时间最长的。”对于李宜雪住进精神病院的遭遇,其表示“非常震惊和气愤,我孙女绝对不是精神病。”在答辩状中显示,江西省精神病院称2022年4月22日,因肇事肇祸由南昌市丁公路派出所民警强制带入我院,经门诊医师评估,当日按肇事肇祸程序收入我院。入院后诊断为:强迫性障碍;人格障碍。2022年4月22日至2022年6月17日接受强制住院治疗,2022年6月17日在公安民警知情同意下由李宜雪父亲将其接出院。针对李宜雪的控诉,新黄河记者拨打了其在精神病院主治医生的电话,对方表示自己不方便接受采访“不要被带节奏,有什么事就找我们医院。”随即挂断电话。随后,新黄河记者几天多次拨打江西省精神病院电话,均无人接听。河南泽槿律师事务所主任付建在接受新黄河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只有人民法院才能做出强制医疗的决定。本案中,公安部门以及个人都是没有权利决定他人进行强制医疗的,并且本案当事人也并非为被告。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规定,对于精神障碍者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除发生伤害自己或伤害他人、危害社会的情况。并且精神病院收治病人时,应当以诊断结论、病情评估为依据,且患者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的,才可进行收治。根据《精神卫生法》规定,将非精神障碍患者故意作为精神障碍患者送入医疗机构治疗的,造成其人身、财产或者其他损害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同时,因精神病院违规收治,应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改正,给予警告,情节严重的,应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如果本案中存在其他行为的,构成犯罪的,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李宜雪称,等一审判决结果出来以后,自己会将丁公路派出所告上法庭。

本文链接: http://www.aion99.cn/post/21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区 交流一下吧!

共有0条评论来说两句吧...

欢迎 发表评论: